演讲你该放在心上的两点:重点和短一点

2020-07-22 9W访问

上个月受邀参加一场企业晚宴。「最好先吃点东西再去。」同事叮嘱:「董事长很热情,有点话长。」

果然,董事长很热情,但绝对不是话最长的。后面还跟着执行长、总经理、两位副总陆续上台,每个人都称讚前一位口才太好了,所以他们只要「打个招呼」,但每个招呼就打了快20分钟!旁边的乐团都快睡着,台下的观众也都坐立不安,却一点也没影响那些滔滔不绝的长官们。

演讲你该放在心上的两点:重点和短一点
不管是企业晚宴或婚礼演说都是一门艺术。

我坐在主桌,最惨。眼看有几碟小菜,大家却不好意思率先开动,于是硬撑在那儿。一个多小时之后,同事幸灾乐祸地传来:「一定饿坏了吧」我实在很想打人。

台湾人说「吃饭皇帝大」,我则是发现当自己肚子饿时,脑袋会进入省电模式,耳朵也会塞住,这时还叫我听什幺企业愿景?我只想听菜单啊!但我觉得东方人习惯给(也习惯听)比较拢长的致词。

这或许是从初中晨会,日复一日站在操场里听校长训话时扎的根。开会时也会碰到同样的状况,而且对方职位愈高,就会讲得愈多,时常来回重覆同一个重点,似乎怕讲太少就不够称职。在美国长大的我就无法苟同,记得英文老师曾经教我们的演讲KISS原则:Keep It Short and Sweet。同学们则讲得更直白:Keep It Simple, Stupid!(讲短一点,笨蛋)

演讲你该放在心上的两点:重点和短一点
台湾毕业季刚过,相信多数毕业生一定对毕业致辞没留下什幺好印象。

美国是个不太能忍受废话的地方,而政坛上有许多演说高手像是欧巴马和柯林顿,都经过了残酷的实战磨练。

话说柯林顿曾经在1988年的民主大会上,给了一场长达32分钟的致词,而因为内容单调无趣,当他说出「总而言之…」时,观众席竟然爆出一阵欢呼。柯林顿痛定思痛,费了一番功夫改善口条,四年后如愿选上总统。

而当他在1996年连任选举时,对手包柏多尔(Bob Dole)作了大约6000字「富有诗意」的政见发表:「让我们回到一个平稳、有信心和信念的时代…让我来当这个桥樑…」柯林顿只回了一句:「我们不需要一条走向过去的桥梁,而是一条通往未来的桥樑。」简单的言词,却展现了压倒性的力量。

演讲你该放在心上的两点:重点和短一点
柯林顿痛定思痛,费了一番功夫改善口条,1992年如愿选上美国总统。

根据统计,人们能够维持专注的时间平均是20分钟,最理想的演讲长度则是18分钟。回顾历史上许多知名的演说,多数都很简短:盖提兹堡致词不到三分钟;邱吉尔着名的「我们绝不投降」演讲也不过十分钟;珍珠港被偷袭后,罗斯福儘作了七分半的全国性演说;近年来,欧巴马正式宣布宾拉登被美军毙命的消息-一个极度敏感、必须面面俱到的演说,也没有超过十分钟长。

为达到沟通的效率,演说者、执行长、政治人物甚至是公司的一般职员都应该学习如何「讲到重点」。

在好莱坞,编剧时常会用「电梯推销测验」来检视自己的剧本-想像李安导演刚好走进你搭的电梯,你是否能在一趟电梯的时间里跟他讲完故事摘要,还引起他的兴趣呢?这测验也在硅谷被创投公司使用。他们说,如果你的「黄金点子」无法在30秒内讲清楚,也就无法卖得出去。麻省理工学院也每年举办一个「电梯推销比赛」,参赛者有一分钟对评审们行销生意,成功者则获得$5000美金执行他们的计画。

(你永远不知道你会在电梯里遇见谁)

我们活在充满杂讯的世界,同时间有许多事物与我们抢频宽:窗外闪烁的霓虹灯、口袋里震动的手机、电视机播放的新闻、旁边传来的对话耳语声…研究显示现代人们对感官刺激的反应顶多维持八秒。所以,要说什幺,就开门见山地说吧!先讲重点,再做解释,会比先铺陈老半天之后再讲结论来得好。当然啦,笑话除外,但笑话更是长不得。

好啦,我的重点说完了,就此告退。

(2004年欧巴马在担任伊利诺州参议员时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演讲,是他最为知名的一场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