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求学之路(3):以暴制暴居然有用?!女遭欺负爸挺身警告 

2020-05-22 2W访问

那位欺负我的男同学走进来
我傻愣愣地对他连名带姓说早安
父亲就朝他问:「你就是XXX吗?来我们聊聊!」

文/焦糖绿玫瑰 caramelgreen

我常说:「面对霸凌,就是要全力反击。」

自从出生以来,我从没有剪过头髮,小学一年级时,为了方便上学,母亲将我及膝的长髮,绑成一条笔直的辫子,没有浏海、没有髮饰,看起来活生生像从清宫剧里走出来的人,还反串男性角色。

孩子嘛,喜欢打打闹闹,那时我很内向,也不会交朋友,但旁边的男同学,看到辫子觉得太滑稽,三不五时主动来拉我的头髮玩,我被拉到生气,乾脆拿辫子当鞭子甩,作为防身工具。

某天,父亲听到我说「在学校被男生欺负」,于是问我对方名字跟事情经过,隔天特别起了一个大早,西装革履送我进教室,可能因为太早,所以班上都没人,父亲怕我一个人会出事,乾脆在教室陪女儿聊天。

3分钟后,那位欺负我的男同学走进来,我傻愣愣地对他连名带姓说早安,父亲就朝他问:「你就是XXX吗?来我们聊聊!」父亲把男同学带到教室另一侧,低头跟他说了几句话,之后便笑着跟我说「没事没事,爸爸要走了,下课再来接妳。」

从那一刻起,男同学对我好有礼貌,也不再拉我的辫子,我总觉得他看我的表情实在五味杂陈,过了几天,我问他:「我爸跟你说什幺?」男同学压低声音回我:「妳爸很兇,他说如果我再欺负妳,就要打断我的腿。」哇,这句话也太可怕了!

虽然这种方式对小一生是偏激了一点,但似乎非常有效,那位男同学再也不敢抓我头髮,而且不捉弄别人,把所有心思放在功课上(笑),我才发现碰到霸凌,用忍气吞声的态度去应对,是无法解决的!

现在,我也用类似的方式教孩子,不去主动欺负别人,但如果被霸凌,一定要做适当的反击,让对方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恶人得用恶法治,如果孩子无法解决,该大人介入就要挺身而出。

★ 我是不婚妈妈「焦糖绿玫瑰」,唱片线记者出身,现职专栏作家。从小在传统菁英教育之下成长,心思细腻敏感的我,如何边工作、边教养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儿DAHLIA呢?期待与您分享我的坚持:「焦糖绿玫瑰caramelgreen」粉丝团、「焦糖绿。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男同学辫子父亲欺负霸凌焦糖玫瑰孩子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