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求学之路(5):30年前塞万元红包 单亲爸盼小学老师多多

2020-05-22 4W访问

我们那个年代,老师是公开收礼的
每当逢年过节,不少家长得特意準备红包跟礼盒到学校
深怕自己礼数不周全,让孩子在班上得不到重视
 

文/焦糖绿玫瑰 caramelgreen

老师在年幼的孩童心中,是很特别又有份量的存在。我们那个年代,老师是公开收礼的,每当逢年过节,不少家长得特意準备红包跟礼盒到学校,深怕自己礼数不周全,让孩子在班上得不到重视。

小一升小二的时候,不知道确切的原因,父亲把敦化南路的豪宅贱卖了,搬到石牌的公寓3楼,大人因为担心我不适应,所以也没有替我转校,每天清晨,家人会带着我搭计程车,从北投区文林北路坐到大安区安和路上学。

石牌的家离母亲的娘家很近,近到用步行的就可走到,在一个晴空万里的下午,母亲以买菜为由、藉机离开了,那时家里一团乱,我的主要照顾者变成爷爷,除了每餐正常吃饭以外,包括生活作息等,皆严重失序。

学校方面,以前送红包给老师的都是母亲,眼看事情瞒不过去了,父亲便叫他的秘书(其实就是介入他们婚姻的第三者)去向导师解释,指母亲负气逃家、孩子可怜,「她已经没有妈妈,希望老师当她在学校的妈妈,多多给予照顾!」三十年前,一塞就是万把元的现金红包。

小学三年级的导师更照顾我,衣食住行都準备好了,教具那些更不用说,老师都把自己的那份送我,不用另外买(笑),记忆里,唯一看她发脾气,是我模仿同学,在书法簿上,将自己认为写得好看的字打小勾,因而被导师误会不尊重她。

凭良心说,给了红包以后,有没有差别待遇不知道,但老师们真的对我很好,什幺好的都留给我,加上我本来就是黏导师的孩子,每到节日,会拎着小钱包,去福利社买礼物送老师,有一年母亲节,我还铺了一堆康乃馨在导师的桌上。

回想起来,那个时代,家长会藉由金钱来慰劳老师的辛苦,当然,老师不见得是单纯为了红包才对我好,但自己的努力有被肯定、疼惜,对老师来说,确实是一个鼓励,加上我欠缺母爱的表现,自然让老师更多份关心。

不过各人有各人的操守,我高年级的导师是问题教师,班上不少学生受过他欺凌,对我更是处处刁难、酸言酸语,次数一多,父亲不再以红包、礼盒表达感激,那位老师更是有理由对我冷嘲热讽。

在当上妈妈以后,听到一些家长竞送名牌包给老师的歪风,我也曾对「送不送礼」感到烦恼,平心而论,老师也是门职业,他们应该要有自己的操守,我不愿意用礼物来衡量或换取老师对孩子的照顾,但会在平时多準备一些贴心小礼,像饼乾、饮料之类,来慰劳老师的辛苦。

★ 我是不婚妈妈「焦糖绿玫瑰」,唱片线记者出身,现职亲子专栏作家。从小在传统菁英教育之下成长,心思细腻敏感的我,如何边工作、边教养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儿DAHLIA呢?期待与您分享我的坚持:「焦糖绿玫瑰caramelgreen」粉丝团、「焦糖绿。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老师红包导师照顾母亲学校準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