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江系大外宣:大陆觉醒派冒险赴港反送中

2020-08-06 1W访问

诡异!江系大外宣:大陆觉醒派冒险赴港反送中

香港政府因在20日下午最后期限仍未回应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撤回暴动定性、承认警察滥权暴行、释放抗争者、林郑月娥下台等五大诉求,香港高校学界和民众在6月21日发起升级行动,大批示威者先后包围金钟和湾仔多座政府大楼和警察总部。

其中,有大批香港市民包围警察总部,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在现场呼吁,要求与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对话。现场民众则不断呼口号:“没有暴动,只有暴政”,及“释放被捕人士”。还有示威者在警察总部的名牌下贴上手写的“永不屈服”横幅。

香港民众的反送中示威抗争,引来国际舆论的关注与声援,已有台湾人及外国人加入抗争行列,以示支持。在中国方面,虽然媒体对此保持沉默,但有中国网友通过翻墙,了解、并参与这场示威运动话题的讨论。也有中国民众专程来港观看游行,甚至有人冒险来港参与示威,希望能为香港保卫“最后法治和民主希望”出一份力。

“翻墙”后的觉醒

据港媒《香港01》(阿波罗网编者注:《香港01》是江系背景大外宣,您觉出这其中的诡异吗?)报道,一名自称来自大陆“觉醒派”的男子Mark(化名),手持英文标语“RETRACTEVILBILL”、“HONGKONGCANNOTFALL!”,并戴上鸭嘴帽、太阳眼镜和口罩,默默坐在立法会示威区一旁。他向媒体表示,自己是特意从大陆来港,因此不得不“全副武装”以防被认出,而且到场前,已先换掉全身衣服进行变装,“因为大陆由你一出门口就开始监控”。

Mark平时透过“翻墙”软体上Twitter等网站,他称自己原本不太关心政治,是在香港佔中运动期间,“翻墙”接触到有关新闻、讨论,并发现六四真相后才“觉醒”:“我本来也以为六四没死几个人,但见到佔中期间,很多人都在说八九、八九,我才翻墙搜寻。”

搜寻结果是一帧帧示威者被子弹打中、头破血流的画面。真实的血腥照片击破长期被灌输的谎言,他称,“我是做IT的,看得出那不是修改过的图片。”

Mark向媒体表示,他认为香港若通过《逃犯条例》修订,把港人引渡回大陆受审是相当危险的事,因为“中国是没有法律的”。香港的司法制度是基石,修订通过了,会影响香港的经济和形象。

初次在香港参与抗争集会的Mark还忍不住感叹:“香港真得很厉害,那些标语、说习近平和领导人的,如在大陆,早就被收,然后整个区会被戒严,四周人车都不能通过。你一出来示威,一踏步早就被抓了。”

Mark在言语中透露对香港现存的民主和法治的羡慕,形容香港是“最后的寄望”,他也对中国大陆充满监控和压迫感到无奈。他举例说,现在搭地铁不但要检查行李,最近行动升级,连乘客手机都被彻底调查,“所有讯息都被翻出来”。他指出,警方有枪,不给查就会被抓,“他说你有罪就有罪”,甚至可以为了政绩随便强加罪名,“审判过程更是草率了事,除非你有特别背景”。

为了自保,他称中国人不敢“硬碰”,而是“斗智斗力”,例如乘坐地铁时,会带两支手机,一支给警察查,又或是不带手机。Mark也清楚依赖手机付费是中共政权监控手段,因此尽量使用现金,以避过监控。他也呼吁香港民众勿使用中国应用程式,“微信是很危险”。

当被问到,香港社会的反修订行动若成功,是否会影响中国大陆的环境、民主进程时,Mark悲观的表示不会,他认为大陆的“觉醒派”不多,知道这次反送中实际情况的中国人也不多。儘管如此,他选择续留在中国而不移民:“很多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都说,自己在外也只是二线的抗争者,很多事须靠留在国内的人士抗争,但若我们也离开了,还有谁留在前线?”

大陆民间人士的感动

这次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在Twitter上确实引来许多中国网友的关注,并留言表示支持,如“香港之所以谓之‘香港’在于民主,自由。祝愿香港朋友打赢这最后一战!”、“大陆沦陷区的觉醒同胞们与你们同在。加油香港同胞们。”

湖北武汉网路活跃人士周芳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我这两天看到香港人民上街游行示威,反对《逃犯条例》,真的太感动了,我都流泪了。对香港人民点赞。自由是要靠努力。”

一名长沙网民则说:“作为大陆民主人士,他们的行为给了我们很大的鼓舞,也让我们以后在大陆抗争,提供很多我们可以效仿的经验”。

另有不少中国网友对于身边人避谈政治、维权、抗争等话题,只爱“岁月静好”感到无奈。但也有人相信,在一个维稳经费高,不断有人被删帖销号、被失业、被失蹤的国度,“冰山”总有融化瓦解的一天,认为中国人届时将会群起抗争。

这次中国媒体对香港反送中运动保持沉默,中共官方则是公开造假,欺骗舆论,有分析指出,这代表中共当局对此极为恐惧,担忧香港的抗争星火延烧到中国大陆,因此加强管控,封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