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当事人‧孝顺青年离奇坠海死‧家属等不到答案

2020-07-13 8W访问
新闻当事人‧孝顺青年离奇坠海死‧家属等不到答案事件簿:连人带车坠槟桥溺死日期:凌晨3时30分(槟城7日讯)3年前,青年驾车在槟城大桥连人带车坠海溺毙案轰动一时,因为那是槟城大桥通车27年来首次发生这类罕见的死亡车祸。汽车如何翻过约3呎高的石墩,连人带车坠入大海?这是所有人的疑问,但等了3年,依然给不到死者家属任何答案。24岁青年陈建伦的家人和女友从当初苦苦寻求答案,建伦怎样死?是如何坠入大海?答案依然石沉大海,警方也无法给予解释,苦等3年,家属唯有收拾心情,平静和心痛地接受他的突然离去。陈建伦是一名业余保险业务员,父母在他很小时就离异,他和大哥二哥3兄弟从小就跟外公外婆同住。破碎的家庭却造就了陈建伦更积极及乐观的性格,从小就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孩子,活跃于华乐、兵乓和童军,他一生人最大的梦想,就是日后婚后可以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温暖家庭。父母离异跟外公外婆住“可惜他永远等不到那一天,他曾经是我们3兄弟中最杰出并拥有美好前景,我们三兄弟自小就一条心,什幺都是3人一起分,如今少了他,真的好不习惯。”陈建伦的大哥陈建达对弟弟的离世还是感到悲痛。34岁的陈建达是一名电脑工程师,他说,不久前他才特地去警局走一趟,想了解胞弟案件的进展,可是答案依然是令人失望的。“我在婚后就搬出去住,二弟也去了吉隆坡发展,一直以来,都由建伦照顾外公外婆,他对两老非常孝顺,他的离奇死亡,两老难以接受,他的房间和很多遗物到现在都保留下来。”他说,在他17岁那年,父母离异,母亲去了美国,而他们3兄弟就一直都和外公外婆同住,母亲一直都从美国寄生活费给他们,所以他们生活上都没多大问题,但没父母的陪伴,缺乏家庭的温暖。“可是我们3兄弟一直都很努力和用心生活,抱着很正面的态度,尤其是小弟,他是最乐观与充满活力的人,我跟小弟话题最多,有什幺事,就算是心事,也会跟他商量,他就这样突然走了,我很难接受。”他说,他们3兄弟从小就互相依靠,已经非常习惯有什幺都是3个人一起,而办理弟弟的丧事时,更出现了一个情况,让大家相当感触。“我们在办他丧事分帛金的锁匙时,也习惯分出了3把,还想说这是给小弟的,忽然大家一呆才想起,小弟不在了,好让人难过又无法接受。”闭路电视太模糊看不清陈建达说,他后来整理小弟的遗物,看回他以前学校的成绩和很多奖杯,才发现小弟一路走来都非常优秀,好像都很顺利和杰出,这感觉真的很奇怪,人说天妒英才,人的命真的不可以太好,可能很快会用完,他忽然有这样的感触。唯一可以说明这离奇案件真相的闭路电视,他说,二弟有去查看了,但影片非常模糊,也看不清他究竟是如何坠下海的,所以,这真是一个离奇的案件。“虽说这是一件离奇案件,但保险最终也以意外方向做出赔偿。”从小非常优秀兄叹天妒英才“小时候是我教他打兵乓的,只是简单教了他,没想到他就自己用心地去努力练习,后来参加比赛拿了很多奖,兵乓打得比我还要好,我都自叹不如。他还跟着我一起加入童军,后来当了团长,他也非常热爱华乐,也拿到很多奖。”看回他的遗物,陈建达说他有一个感觉,他的成就来得很快,觉得小弟已经做完他要做的事,这是他的命。“小弟出事的那段时间,前两星期我就发现自己眼皮不停在跳动,像有不祥的预感,没想到,真的发生了大事。”他说,他最后一次和小弟会面,是一个月前在医院,那时外公跌伤入院,他有和小弟閑聊几句,当时小弟还告诉他,他想努力朝保险业发展。“让我最遗憾的,就是他没能看到我的孩子出生,建伦很期待婚姻,也很喜欢小孩,他一直希望我们能快点有孩子,可惜在他去世一年后,我们才有了孩子。”过大桥存阴影 女友允好好活14岁就和陈建伦相识的徐佳莹说,虽然已经接受了男友已离世的事实,每逢经过大桥,还是会心惊胆跳,心存阴影。“一到大桥,我就会想到车子被吊起的画面,很恐惧也很难过,我都会尽量驾中间,不敢靠旁,到今天都一样。”现年22岁的徐佳莹是一名美容师,她说自己之前是在参加华乐时认识陈建伦,他比她大5岁,让她很遗憾的是,他再也没机会看到成熟独立后的自己。“我以前很依赖他,什幺事他都会帮我打点好,他一直希望可以拥有自己的家庭,很憧憬家庭,特别喜欢孩子,可是那时我年纪太小,他唯有等我。”人称完美男朋友她说,跟他相识8年,恋爱5年,她最欣赏他的地方就是他活得积极,是很正面的人,她身边的朋友都称他为完美的男朋友。“他脾气很好,每次都会很有耐性地一一载送我的朋友,他很喜欢来我家,说我家非常温暖,这是他所缺乏的,我家人把他当成儿子看待,他去世时我家人哭得非常伤心。”她说,她每次一站在男友的灵位,都会觉得很不可思议,陪了她这样多年亲密的人,就这样走了,什幺都没交代。“虽然很难过,但我从来没有过轻生的念头,因为我记得很清楚,他曾经跟我说过,如果有一天我们当中有谁会先走,他告诉我,一定要好好活着,我记住了他那番话,会好好活下去。”亲切又好脾气 不可能被寻仇回忆起陈建伦坠海的那天,徐佳莹说,那天她大约晚上8时30分还收到他报平安的讯息,说他安全到家了,那时她看了讯息也因为人不舒服就提早睡着了。男友是于凌晨3时30分被发现坠海,而她是早上7时才被通知来到现场。“建伦在威北柔府工作,每天都会来回槟城,我曾建议他在柔府租所房子,但他坚持不要,那天他告诉我他回家了,我也不清楚究竟为何他会这样晚才回家,我后来看到他朋友在面子书分享的照片,那晚他应该和朋友去喝酒。”她说,建伦是个亲切又好脾气的人,不可能是被人寻仇,更不可能是自杀,如果说是喝了酒,可是男友酒量很好,这让她非常疑惑。“那天我在现场看到他们捞起一个公事包,我一看就觉得应该是他了,那是他的包包,我真的很想知道,他究竟是如何坠下海的?”女友无奈接受 梦里挥手道别“我的家人都很喜欢他,我的外婆到现在提起他都还会哭,把他当儿子和孙子看待,他们一直以为我们会在一起到最后,可是,偏偏他就这样走了。”她说,初时,她很难接受他的离去,她向公司拿了整两个月假期,才能平静接受这个事实。“建伦从小父母离异,却从来没有消极过,一直都活得很努力,他很疼爱他的外公外婆,每逢母亲节或父亲节,都一定会带他们出去庆祝,可是偏偏却陪了我们这样短的时间。”她说,他发生事故那天是万圣节,事发后的隔天,她梦见了他,梦境里她拉着他一起去参加万圣节的派对,走到门口,他忽然停了下来不走了,她就回头问他:怎幺了?结果,他只跟她微笑着什幺都不说,就只跟她挥手说再见。“我想,他一定也很牵挂他的家人,还有我,在梦里跟我道别吧,3年了,我的心也平静了下来,只能无奈地接受他的离去。”新闻背景连人带车坠大桥凌晨3时30分,槟城大桥的北赖往槟岛7.9公里处,当时陈健伦驾驶的国产银色普腾奔舒娜不知何故越过大桥路旁的防撞堤,并撞断一根灯柱,过后飞坠入海,沉入海底。水警和海事执法机构等救援队接获消息后赶到时,只见这辆轿车撞断后留在路旁的前右轮。拯救人员过后以快艇等在大桥底下海面来回搜寻,隔天早9时许,水警的蛙人才确定车辆在海底的位置(离车祸现场约100公尺)。水警召来吊车,在中午12时许把死者和车一起吊起。这是槟城大桥1985年通车以来第一宗连人带车飞越防撞堤坠海的意外事件。陈建伦虽然生长在破碎家庭,却是个积极且优秀的人。‧2015.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