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小编週记 : 法兰克马丁 上身、误食馊水、马刺 魂

2020-05-23 3W访问

你总是幻想着编辑的梦幻生活吗?总觉得编辑就是该领域的神,站在山顶向宅宅们呼喊着败家之歌?NONONO(摇摇手指)编辑的生活除了写稿之外,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辛酸爆笑史。因此,为了让更多喜爱我们的朋友,更了解DIGIPHOTO编辑们的认真自肥工作内容与生活,自本週开始推出「小编週记」。

以一篇简短(如果编辑话不多的话)文章,与大伙分享这一週的工作心情日誌,也想藉机会跟老闆喊话:该加薪我们真的有用影像享受生命!想一窥编辑们的私密日记?走,蜡斯狗(Let’s Go)!

Rene小编:为什幺动物园没有老虎?

一直记得台北动物园没有狮子但是有老虎,没想到周末去了之后才发现,有母狮子没有公狮子也没有老虎,但是导览手册的Cover Girl却是老虎,导致和友人打赌没有狮子的我输了,为什幺动物园的导览手册要这样欺骗我的感情。打赌输的惩罚就是要跳下去餵狮子,只是你一定会想,为什幺我还能坐在这里打字呢?答案很简单,因为游客和狮子之间隔了一道玻璃,搞得愿赌服输的我想跳下去也没办法。唉~我还是比较想亲耳听威武兇猛的公狮子吼出震慑的吼声,而不是听园区广播出的骗人假音效。

▲木栅动物园没有帅气的公狮子,只有意兴阑珊的母狮子。

Ellery小编:初访侯碉

E小编週末去了「传说中」的侯硐,第一次坐台铁,买了区间车的票,站在月台,看着跑马灯─心想着还有五分钟,结果默默地等了十分钟,连个鬼车影都没看到,奇怪?是等错月台吗?跑上去问站务伯伯,他说那就去坐自强号到七堵吧,所以E小编就默默地搭上了通往七堵的车。结果在一个几乎可算是偏僻的地方下了车,靠着站务阿姨的指引,坐上搭往八堵的莒光号,然后站在八堵的月台上等了约半小时,终于等到平溪线的火车,顺利抵达喵喵侯硐啰!

(后面还有Vesuvius扮玩命快递的搏命演出!)